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千里房县 > 正文

走过西关


    我十多岁第一次下城时才知道西关。但在之后的几年里,西关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

    那时,县城的中心是现在的老十字街,只有来到这里才算进过城。我们西乡人要到十字街就得经过西关,可是西关太长太长太长,得走很久很久很久,煎熬着我要进城的急切心情;再加上西关那两边一眼望不到头的一间又一间大致相似的房屋一点也不新,甚至有些破旧,让少不更事的我不仅看不出美感,反而感到压抑和单调,被房屋夹着的一条中间铺着石板、两边铺着鹅卵石的长长的街道,更给人“路漫漫其修远兮”的感觉,使我备受“行百里者半九十”的艰辛,走起来特别特别累。近城情更切,可惜西关隔。我心想,要是没有这长长的西关,我下城肯定要轻快得多。等逛完县城回家时,又累又饿的我穿过西街,跨过西河木桥,又得走进那长长的、让我畏惧的西关,穿着布鞋的双脚疲惫不堪地踩在石板上非常非常难受。

    就这样,那长长的西关成了我急切进城的“煎熬路”,成了我疲惫回家的“阻挡路”。我对西关没有好感。

    后来有了新十字街,再下城就不走西关了,西关就渐渐淡出了我的意识。然而,西关还在,我还在,只要是还在的东西,总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关联起来。二十多年后,我因参加一些活动而一次次走进西关。

    在对退休教职工的春节问慰中,我走进下西关刘厚福老师的家,在那“房屋+天井院+房屋+天井院+房屋+天井院”的宅子里,第一次穿越了大户人家“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格局,那门窗上精致的雕花显示出曾经的考究,那家具上厚厚的包浆展现出传承的养护。原来那看似寻常的临街门面之后藏着那么深邃而高雅的品位。

    在县政协常委的调究活动中,我来到中西关的“黄香祠”遗址,了解到房县成为“忠孝名邦”的深厚根基;来到中西关的“雷天明纪念馆”,了解到房县被称为“革命老区”的红色底蕴。

    在十堰市民间人士的收藏中,我见到了来自房县西关、刻有“湖南会馆”的老砖。从这块块老砖上,我看出了西关曾经的兴旺和繁华,触摸到了时光凝聚的气韵和厚重。

    在人们的追议中,我知道了西关,那古老的西关,那分为下西关、中西关、小西关的长长的古老西关。原来西关不仅拥有空间上的长长街道,还有时间上的长长光阴,还有生活上的长长繁华,还有文化上的长长诗篇,还有思想上的长长洗礼,还有灵魂上的长长慰藉。我少时对西关没有好感,只因自己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只求快快走过;当我走进西关,去触摸西关、解读西关时才知道西关的博大精深、厚重悠远。

    不过,无论是我走过西关还是走进西关,都没见到西关曾经的兴旺和繁华。但走进西关后,我能从西关那苍老陈旧的容颜上看到她曾经的兴旺和繁华,能从那野草丛生的遗址上看到她潜在的精神和信仰。西关是古老的,她的古老在那思想极端、生活穷困的时代里几近衰老。好在思想总能“病树前头万木春”,好在生活总会“芝麻开花节节高”,好在历史总是“柳暗花明又一树”。如今,在棚户区改造的利民政策中,对西关进行全面修复的“西关印象”工程已然竣工,古老的西关又焕发了青春。

    你看,那长长的西关依然是长长的西关,而那修旧如旧、守古创新的妙手却将长长的西关打造成了古老而又崭新的民俗历史长廊和文化艺术长卷。从小西关、中西关到下西关,一条中间铺着青石板,两边淌着常流水的街道把那些或整齐排列、或错落有致的古雅院落串联起来,把那些小吃店、大酒楼、民俗馆、书画馆、奇石馆、纪念馆、商铺会馆及祠堂庙台串联起来,一步一景,处处新颖,高古而融洽,文化而商业,兴旺更繁华,使西关更显得长长的、深深的、悠悠的。走在西关,踏着时光凝聚的厚重,听着时代弹奏的美妙,嗅着时令飘溢的芬芳,看着现实创造的梦境,数着现成展示的富有,品着现在奠基的未来,会有一种“流连西关人不老,风景这边都好”的陶醉。

    如今,那曾经让我没有好感的西关很多人没有走过,这只是时间的错过,没有什么遗憾;而这令人陶醉的西关你若还没到过,这确是一个暂时的遗憾。不过,古老而又崭新的西关已在,她正时时蕴养着令人陶醉的魅力意味深长地期待着你的到来。

    ——走过西关,难以忘怀。

       

      作者简介:杨锦全,男,1961年3月生于军店镇向湾村。现就职于房县一中,湖北省语文特级教师。

       


0

下一篇:清河小学花卉绿植进校园 美好环境共创建

上一篇:今天的天下事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
自定义Html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