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 > “西关印象”征文大赛

“西关印象”征文大赛

1432

1111.jpg

    房县西关老街是最能代表房县历史文化的一条老街,忠孝文化、家风民俗底蕴丰富,现存古迹遗迹不仅在十堰地区少有,在鄂西北甚至湖北省都很有代表性。为了挖掘西关老街历史传统文化,为西关老街的文化复兴添砖加瓦,特开展此次以“老街情怀”为主题的首届“房县网”杯 房县“西关印象”征文活动。

    投搞方法:房县网官方网站 www.442100.com  新闻栏目文章投搞,或者微信公众号“房县网”,新闻栏目文章投搞,投稿栏目可自选,自动归类到“西关印象”专题栏目。

  • 门前那口古井

    门前那口古井余策星我们住在大西关的老街上,老街上有一口古老的水井,这口古井的水是冬暖夏凉,喝一口能清热解毒,沁甜。喝一碗能管半天不饿。这口井存在的年代已经无可考证了。但从我记事起,老街上下有一千多人吃

  • 那一瓢清凉的井水

    那一瓢清凉的井水——周良善(西关印象之一)我第一次进城,好像是1961年的夏秋之交的一个晴朗的日子。那是我考入房县第七中学以后,快要报名的一天。前几天就听妈和爹谈论过,妈说:“林娃子考上县中了,按说要

  • “余永美协记”

    “余永美协记”是房县大西关余正德开创的药房铺号。座落在昔日汉阳同乡会左侧(现天明小学上首)。該号自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年)起到一九五三年公私联营止,历时六十八年,为房县解放前的大药房之一。它以经营

  • “西关印象”之二. 菩萨蛮二首

    西关黄酒店小酌(1965年腊月从襄阳竹条区社教归来’路过房县中西关,有酒肆老板邀入小酌,今日回忆,乡情、乡愁、乡恩、乡味,浇铸一壶,堪为终身赤恋,永驻于心耳,今以词纪之)归来游子出西门,豆灯花窗眉月昏

  • 永存的记忆

    一座城市的记忆,总在最古老的街道里才能寻觅出城市独有的记忆。

  • 西门河上趣闻录

    去大西关必过一条河,这条河就是:“西门河”。有老人打趣地说,“过去西门河上没有桥,河滩一派荒凉,河里经常淹死人;夏季过石步子,冬天走木板,直到民国34年才架了一座拱形平板桥,去西关才不再涉水过河了。解

  • 忆古镇西关

    第一次去西关,是八五年底岁尾的一个傍晚,行人很少,连续下了几天的雨,好不容易遇上无雨的日子,天空云层虽很厚,没有风感觉这样古镇的味道更加浓些。小镇两面环水,两边山围。一条泉水湾长堤将湖面隔开,可惜去时

  • “房县”——古今称谓的变化

    翻开一九六四年一月上海古籍书店出版的天顺年明朝朱祁镇当皇帝(公元1452年)明朝国子监生襄阳张恒编刻本《襄阳郡志》卷本一;《建置沿革》“房县”记载:“禹贡梁州之域,舜封丹朱于房,古麋庸二国之地。春秋为

  • 我的老师许介仁

    我的老师许介仁余策星在房县大西关街上,住着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我的启蒙老师叫许介仁,家住房县城关中西关,他真称得上“桃李满天下”,论辈分我叫他“表爷”。

  • 三关台

    从西门河桥向西,顺“枫桥大厦”往里走,有一条向北延伸的街道,路口便是下西关街头,也叫“三观台”。过去顺三关台向北走不远处有座小庙,名叫“三官庙”。

  • 两口老柜

    两口老柜叶章新家里藏有两口老柜,几次搬家,它都跟着,虽已派不上用场,却也下不了手砸掉它,看到它,就想起了奶奶,它是奶奶的嫁妆。

  • 一匹土布的师生情结

    一匹土布的师生情结(西关印象之三)周良喜 我的小学二年级、三年级是一位叫朱启贤的老师教的。朱老师的家住在房县的中西关。

  • 茶马古道中西关

    茶马古道中西关余静我出生在中西关,那时候的中西关是房县山城中最热闹的地方。中西关是古代茶马古道。是一条黄酒街、小吃街、商贸街,更是一条东来西往、西来东去的古盐道。这条街是东西走向,本省的东边从襄、枣、

  • “三海眼”的传说

    三海之名,缘于三海堰;三海堰之名,缘于三海眼;三海眼,即三个通海的水眼。相传,房陵城南有一座龙王庙,旁边有一棵大槐树,树洞里有一只大蜘蛛。蜘蛛快成精时,被龙王告到玉帝那里。

  • 记住老西关 记住了乡愁

    记住老西关记住了乡愁任高或许是春天的缘故,心旌激荡,我乘着春风,又一次走进老西关;或许是人老了的缘故,喜欢“张嘴就是那几年”,回忆儿时在老西关的印象和情趣。因为老西关,是房县这座城市居民的文化记忆.

  • 寻梦老西关

    近在咫尺的房县老西关街,我已有很多年没去过了。冬至后,我瞅了一个好晴天,约一文友作向导,开始对老西关的寻梦之旅,找回我童年的记忆。老西关以其独特的地形地貌,浑然天成的自然轮廓,博大厚重的文化积淀,受到

  • 梦里依稀古巷深

    梦里依稀古巷深千里房陵,峰峦绵亘,钟灵毓秀。房县县城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小盆地,一条西河由南向北将县城一分为二,从西河拱桥迎西而上,就进入了老西关地界。

  • 寻梦老西关

    寻梦老西关任高近在咫尺的房县老西关街,我已有很多年没去过了。冬至后,我瞅了一个好晴天,约一文友作向导,开始对老西关的寻梦之旅,找回我童年的记忆。老西关以其独特的地形地貌,浑然天成的自然轮廓,博大厚重。

  • 绚丽多彩的老西关会馆

    湖北省房县城关镇在明末清初纷纷建立的会馆是那一时期传统建筑以及古文化的代表。清乾隆54年在老西关建设的“江西会馆”,就很有代表性。会馆的门口有一对大石狮。

  • 老西关印象

    房县素有“秦楚锁钥”的称谓,也就是说,你有了房县,就有了至秦达楚的钥匙,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先秦时这里是房子国。春秋战国时“朝秦暮楚”,战火频繁。秦朝实行郡县制,置房陵县;唐朝设房州

  • 西关黄酒店小酌

    西关黄酒店小酌“西关印象”之二.菩萨蛮二首周良善(1965年腊月从襄阳竹条区社教归来’路过房县中西关,有酒肆老板邀入小酌,今日回忆,乡情、乡愁、乡恩、乡味,浇铸一壶,堪为终身赤恋,永驻于心耳,今以词纪

  • 西门河上趣闻录

    西门河上趣闻录作者:傅必学去大西关必过一条河,这条河就是:“西门河”。有老人打趣地说,“过去西门河上没有桥,河滩一派荒凉,河里经常淹死人;夏季过石步子,冬天走木板,直到民国34年才架了一座拱形平板桥,

  • 西街印象

    随着西街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推进,西街的老屋和沿街的商铺已逐一拆毁,昔日充满烟火气息的西街只剩下残亘断瓦,老街的热闹喧嚣仿佛还在昨天却只能在记忆里寻找。彼时西街还是一个古朴的街道,鲜有高层建筑。老屋很老、

  • 视死如归的叶八奶奶

    《西关印象》视死如归的叶八奶奶贺宏房县历史悠久,人杰地灵,西关更是人才辈出,叶八奶奶便是其中的一位。叶八奶奶本姓戢,15岁时嫁到中西关贫民叶上昭为妻,因丈夫在家排行老八,人称叶八奶奶。叶八奶奶中年丧夫

  • 西关的初恋邂逅

    夜酒霍中南房县城西关是个有故事的地方。这儿是进川入陕之大路,走了好几百年了。商铺连着商铺,丝弦鼓乐之声此起彼伏,热闹得紧。后来公路通了,西关骤然寂静下来,尤其是晚上,整个西关,像是梦境。

  • 欧式建筑“福音堂”

    福音堂(图片来自网络)基督教产生于公元一世纪中叶古罗马奴隶制帝国统治下的巴勒斯坦一带的斯巴达克奴隶大起义。起义失败后,许多首领和奴隶被罗马当局残酷地钉死在十字架上。

  • 心中的房县老西关

    心中的房县老西关(西关印象之五)周良喜(南极夫)房县有一条老街,她的名字叫西关。年龄最长的房陵人,可能也说不清,她诞生在那一年。往事越千年,滔滔西河作见证,默默城墙壁痕残。

  • 西关之恋

    西关之恋◆丁瑞遥想当年你携带明清的英俊面容迤逦而来玉树临风,秀美多姿把簌簌的风雅濡染在大山深处那时,你风华正茂商贾云集,车水马龙多少人千里奔波慕名而来浓墨重彩的辉煌历史也曾流淌在厚重的街石暮年的你就像

  • 三 升 糯 谷 种-----西关印象之四

    有这样一个故事,上世纪的铁峪河,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水利高潮运动,翻身的农民把那些能够改成水田的土地,都改成了水稻田,逢年过节,这些常年都吃包谷面、洋芋果的山区农民,也能分到一定比例的

  • 诗·穿行大西关

    每天我们从大西关穿过文/傅必学我们每天穿行在大西关的街上犹如在阅读一部厚重的大书饱览上、中、下三卷犹如在读古西关的今生前世这三卷书分别是:下西关、中西关和小西关当你打开这些封存页码文字就会跃然纸上字里

  • 西关印象,忆古街

    岁月无情历史长廊经历千百年沧桑残垣断壁风吹揺摇欲坠在房陵西关古镇留在记忆中远古的历史五米一楼十丈一阁孝黄香祠廊腰幔回檐牙高啄琼楼玉宇雕梁绣柱金碧辉煌磐石经历岁月的打磨留下清朝风的瓜痕漫步旧巷,远离繁华

  • 老西关“王家绿豆皮”纪略

    老西关“王家绿豆皮”纪略霍中南房县小吃“绿豆皮”是从外地流入的,但时间比较早了,情况也较为复杂,其中最值得回味得是一段曲折动人的故事。清朝光绪19年(公元1893年),汉阳人王国义从家乡来到房县。夫妻

  • 我是跟着姨娘长大的

    我是跟着姨娘长大的许士杰我是跟着姨娘长大的。姨娘名叫周恒贞,吃素,信佛,一辈子没结过婚。下西关的人大都认识她,年岁大一点儿的喊她周大姐,年岁小一点儿的喊她周大姑。解放前,姨娘经常去泉水湾的一处佛堂诵经。

  • 寻梦西关

    寻梦西关许士杰在记忆深处并没把几十年前的西关格式化而是想尽办法链接复制粘贴让其留下一个清晰的印象让印象融入乡愁永远地飘荡青色鹅卵石铺成的路面被年复一年的脚板踩出铜镜般的锃亮这锃亮啊折射出西关历史的厚重

  • 咏西关

    咏西关 七律

  • 西关随想

    记得小学二年级下学期,我从老家转到天明小学借读了半年,在当时城乡差异还很大,作为一个从乡下转来的小丫头一切都陌生又好奇,加上我生性胆小又不善言辞,在陌生的环境里总是默默的躲在角落里偷偷打量着一切。

  • 西关老街,不想说再见

    有一种深情,每当提笔,便有一种刻骨的思念在指尖萦绕;有一种眷恋,当你触及,便有一种同根的情节在心底滋长,那便是生我养我的西关老街。西关老街顾名思义位于房县城关镇的西边,出西门过了西河拱桥就是西关老街,

  • “毛恒顺隆记”杂货布店

    “毛恒顺隆记”杂货布店沐浴着明媚的阳光和煦暖的春风,在余策星老师的带领下,我走进了中西关,走进了毛文宗老人的家,听他讲述他的父亲毛学谦在中西关开“杂货布店”的往事。毛文宗已是75岁的高寿之人,但他的中

  • 魂牵梦绕江西馆 (老西关印象之六)

    在房县县委、政府的统一战略规划下,举全县之力,全面恢复重建房县古文明西关一条街的活动中,我们三次来到西关,与八十多岁的老同志座谈,希望通过他们的回忆,把西关原来的壮观景象重现在我们面前。我们采访的叶文

  • 我的小脚奶奶

    我们家住在房县城大西关正中间,最早叫忠孝里,后来改称和平街,那时候我们家开着中药脯,名气大的很。整个鄂西北都晓得,四川,陕西,山西的药材商都跟我们家有往来。爷爷是个远近闻名的老中医,号一手好脉。爹妈喜

  • 下西关轶事

    下西关轶事余策康1、福音堂的变迁远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整个房县城区的最高建筑是下西关的“福音堂”和县城西街的“天主堂”、南街的“钟鼓楼”和四道城墙的“城门楼子”。下西关的“福音堂”是清雍正时期对外开放

  • 藏在心底深处的美食

    藏在心底深处的美食散金霄民以食为天。饮食不仅仅是维持生命运行的必需品,也同样是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享受,更是一种藏在心底深处,且散发着沁人幽香的回忆…在我的记忆中,每一样食物都有一段美好的经历。

  • 难忘的岁月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从学校毕业后被安排在城关镇小西关街道办事处工作。街道办事处作为乡镇政府的派出机构,贯彻执行着党和国家的各项方针政策,关系到辖区人民群众的冷暖和安危。在当时看来,能进入街办工作,是

  • 泉水湾神韵

    前依老西关,后偎军店河,一个从地表层喷涌而出的泉荡,进而又流出了一道溪湾,房县泉水湾因此而得名,成了地方上一张老名片,也是上苍有意赐予的一个宝贝物件。

  • 西关村:三个村庄的山水情怀与耕读记忆

    在十堰市房县城关镇大西关老街,被誉为研究民国历史的“文化宝藏”的文化名村,颇受大家欢迎,它就是大西关村。房县城关镇大西关老街,全长3000米,是这次房县城关镇规划的范围,为南宁路至诗经大道一段,全长1

  • 西望大西关

    站在西河边一条诗意的河流横在路口自南向北,奔腾不息流失了多少岁月的光阴和不变的旋律举目,西望长长的西关街犹如一条巨龙从西向东蜿蜒一头扎入西河一头搁在小西关上正转换着蜕变的雄姿西关,古老的街西关,长长的

  • 《大梦西关》诗歌/海雅谷慕

    茶马古道,灰瓦青砖藏尽人间十里烟火犹如一条巨龙在历史的天空中撒下一道美仑的弧线始终,没有打杵歇肩烙花版的清明上河图缀满,昔日的繁华盛景那口老井与井拔凉清真阿訇与回民街江西会馆与忠孝里西洋镜一样在大脑里

  • 西关印象,忆古街

    岁月无情历史长廊经历千百年沧桑残垣断壁风吹揺摇欲坠在房陵西关古镇留在记忆中远古的历史五米一楼十丈一阁孝黄香祠廊腰幔回檐牙高啄琼楼玉宇雕梁绣柱金碧辉煌磐石经历岁月的打磨留下清朝风的瓜痕漫步旧巷,远离繁华

  • 西关印象、铁匠铺

    提起铁匠铺人们都啧啧称赞,西关周铁匠铺打的铁器远近闻名。过三官台二、三十米就能听见叮当叮当的声音。闻声走去,离土城门不远一间邻街小铺门口有一迎风摇曳的周铁匠铺标旗;叮当声是从店内传出来的。进门只见一位

  • 昔繁荣昌盛古街,西关印象

    第一次去西关,是八五年底岁尾的一个傍晚,行人很少,连续下了几天的雨,好不容易遇上无雨的日子,天空云层虽很厚,没有风感觉这样古镇的味道更加浓些。  小镇两面环水,两边山围。一条泉水湾长堤将湖面隔开,可惜

  • “城关杯”房县“西关印象”摄影大赛评选揭晓

    11月16日下午,“城关杯”房县“西关印象”摄影大赛颁奖座谈会在城关镇会议室举行,正式揭晓大赛评选结果,并为6名获奖者颁发奖牌和奖金。据悉,熊旭东的作品《空中看老街》(组照)被评为一等奖,获3000元

  • 酸酸甜甜的泡“木瓜片儿"

    作者:向辉从上小学开始,余奶奶的泡木瓜片一直吸引着我。从下西关县医院到中西关二小上学,这是一条长长的街道,街道中间青一色的青石铺路,好看的鹅卵石大小均匀,纹理清晰的铺出各色花纹。走在上面脚步发出笃笃的

  • 走过西关

    作者:杨锦全我十多岁第一次下城时才知道西关。但在之后的几年里,西关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那时,县城的中心是现在的老十字街,只有来到这里才算进过城。我们西乡人要到十字街就得经过西关,可是西关太长太长

  • 西关老屋,那回不去的旧时光

    西关老屋,那回不去的旧时光在小西关和中西关交界处,有一个地标叫土城门。听父亲说土城门的墙体是土墙,有上下两层。下面是一个拱形门洞供人行走,上面是木质结构的城楼。城门上书四个大字“川陕锁钥”以彰显其地理

  • 渐渐远去的匠人身影

    在记忆大西关旧事中,儿时的回忆,印象最深的莫过看在街上看手艺人做手艺,印象中,记忆最清楚的是小炉匠,土叫法是’’定锅匠’’。查字典叫锔锅,锔碗。但房县话叫“定”锅“定”碗。房县话标准在“定”锅,把锅碗

  • 泉水湾神韵

    前依老西关,后偎军店河,一个从地表层喷涌而出的泉荡,进而又流出了一道溪湾,房县泉水湾因此而得名,成了地方上一张老名片,也是上苍有意赐予的一个宝贝物件。泉水湾,一年四季,一天到晚,泛着泡儿,打着咕嘟,不

  • 泉水湾的鸭蛋

    泉水湾,是房县西关的“浣纱池”,在西关的正背后,地势比西关老街低得多,有十几个泉眼,往外汩汩地吐清泉,一湾泉水襟带着一大片绿压压的水田,成群结队的麻鸭戏嬉水上,有磨得光光的洗石,和数不清的浣衣女。可以

  • 家是文化的传承

    古人云:“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连自己的家都管理不好,又可以去管什么大事情呢?每一个氏族都有着自己的文化,家风、家谱、家规……直至传承至今。在西关老街有着这么一家店,它,有着悠久的历史,更有着传承的

  • 西关的继续

    听说房县要把古老的西关修葺那一天,我带上毕生的勇气赶了回去多嘴的喜鹊在城头扯嗓一喊,“诗人回来了,要为西关写几句”我看见一张张开明的拆迁告示在西关老街上从头贴到尾是时候了我把曾经的烦恼,还有打算逐一用

  • 悠然南山下

    悠悠南山下我胸中的大海,缓缓退潮夕阳西下,回忆终老那贝壳般的日子斑驳陆离悠然南山窥视着古镇的蜕变西关,雄姿焕发高楼,鳞次栉比街道若一行行音符古建筑似一丝丝管弦人流似水车流如潮正奏出时代最强音作者:付必

  • 西望大西关

    站在西河边一条诗意的河流横在路口自南向北,奔腾不息流失了多少岁月的光阴和不变的旋律举目,西望长长的西关街犹如一条巨龙从西向东蜿蜒一头扎入西河一头搁在小西关上正转换着蜕变的雄姿西关,古老的街西关,长长的

  • 我的!大梦西关

    茶马古道,灰瓦青砖藏尽人间十里烟火犹如一条巨龙在历史的天空中撒下一道美仑的弧线始终,没有打杵歇肩烙花版的清明上河图缀满,昔日的繁华盛景那口老井与井拔凉清真阿訇与回民街江西会馆与忠孝里西洋镜一样在大脑里

  • 悠然南山下

    悠悠南山下我胸中的大海,缓缓退潮夕阳西下,回忆终老那贝壳般的日子斑驳陆离悠然南山窥视着古镇的蜕变西关,雄姿焕发高楼,鳞次栉比街道若一行行音符古建筑似一丝管弦人流似水车流如潮正奏出时代最强音